作者:破夜·沉喜• 琅邪  |  服务器:电信一区  |  日期:2010-10-1
[心情]无双恋

 

   小弟不才,直奔主题好了。

    愿她再接下来的日子里过得温馨快乐,我就很开心,满足了。傻妞你一定要幸福哦、、、、

    记得刚接触WS是在高三开学时,在众同学的讨论声中,我对WS冲满好奇。于是我随他们去了网吧,打开真三,创建了我的角色《当我遇上你·酒泉》从此开始了我的真三生涯。

   从新兵,伍长,什长,伯长,卫士,校尉,都尉到将军,经历了从白菜,青菜到萝卜的转变。与技术一同成长的还有胆量,人品。跟刚接触WS时简直就是知了跟大雁。

   公元2009年06月中的一个非凡的夜晚,在电一CC西广场家门的石凳上遇到了她《响切云霄·金城》{其实当时并不知道她的性别}接下来,我们就开始在平地,都城上打架,一起玩耍:累了就在广场上休息,聊天....也就是这样我们相互理解对方,

  光阴似箭,很快就到了换剧本时刻,我一不留意连按回车,又回到了CC的广场上而她却去了另外的势力,上天的一个阴差阳错把我们分开了,可是我们的联系却没因此而变疏,反而更密切了,只是没有一起打架而已.日复一日荆州鸣动接踵而至,忘记了在她空间留言了多少N次,说一起到孙家,手机信息也发到欠费.打电话约她一起转,说:我先过去孙家广场等你.而她的回了句:我才不要呢。当我去到孙家打开好友名单时见到她的名字时,我那个激动,兴奋是什么样了。没想到,我说等她,反而她先等我了。

   也许爱情的萌芽就在此时发芽了吧。

   高三毕业后在家呆了几个月,9月份时到了中山,玩WS时总不忘跟她说下,而她从来没有说过没空。在中山的日子很短,只有两个月,11月份我再次回家,当时姐帮我买了手机,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号码。在家里手机总不会离开身边,生怕她来简讯或电话时我不在,电话总是她打来的:说我没工作,冲不了话费。平时一聊就是1个多小时,无话不谈

  还记得她说过年到我家来走走,我听到这个消息兴奋得几天都不睡,总呆呆地笑,跟她说把园里最多,最大,最甜的糖橘留你,一定要来哦。

   过年了,她有事没有来,我感到颇失落的,而我也早早地跑广州去了,可我们的联系从没间断过,.......下面是我当时的一篇日记:想收到你的信息,想听到你的声音,想看到你的微笑,还有那嘟起嘴的摸样......

    小弟不才。第两一次真正见面是在2010年03月23号,当时我请了半天假到番禺客运站接她,在售票厅门前见到了熟悉的她,虽然第一次见面,可是觉得很亲切,没有一丝陌生感,然后到车站旁的M记买了份套餐,可她却没吃两口,于是打包回去了。在309公车上,我觉得从没坐过那么舒服的车,我们手紧牵着,她靠在我的肩上,是那么的温馨。一起回到了上教,第一次带女生进宿舍,然后出去找了个房子,休息下。

   一起逛街,一起吃东西,一起在洛溪公园散步,坐在石凳上聊天,第一次女生帮我修指甲......直到晚上才回去,在房里看电视,然后她说累了,想休息,就叫回宿舍去。可我还没回到宿舍她就来简讯说:朝,快拿火机来点蚊香,好多蚊子......于是我又回到了租房点了蚊香,电视还播着节目,我没有走开,看着她躺着的可爱样感到很幸福,脸上的酒窝更好看了。过了会,她说:朝,要不你也上来睡吧,不过你不许盖被子。过了半分钟我才“哦”了一声

  到了凌晨4点23分,可能干柴遇到列火,发生了阿智与hugou经常想的化学反应,彼此交换了最最珍贵的东西,还记得她紧抱我时说:朝,不要离开我好吗?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好景不长,天下无不散席宴.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.2010年07月26号  我们分开了,其实我也猜到这一天的到来,毕竟我真的无法帮得了什么,而她也在种种原因下答应了那门婚事,直到她结婚前些天才跟我说,:我对他没感觉,我是被逼的.    而此刻的我能做些什么呢,心一个劲地酸,好酸.........八月十六号是她的大喜日子,可却看不到微笑....

  现在留下孤单的我,独自在三国里游荡。

  想想,从相遇,相识,相知,相恋,相爱到升华然后分开,经历了一个爱情的轮回,完成了成人的洗礼......

  很幸运在真三里认识她,跟她在一起的日子是最幸福的,希望她哥能尽快康复,出院。她能快乐温馨地生活着,每天都开开心心的。

  真三国无双ol是我玩的第一个游戏,也是唯一一个,希望我在六十岁的时候还能在平地上见到经常冰我的NPC

          《PS: 我的未来不是梦,我认真拼搏每一分钟;我的未来不是梦,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。》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

 

无双运营团队竭诚为您服务
三国一统,天下无双
无双OL官网:http://www.wushuangol.com
无双OL论坛:http://bbs.wushuangol.com
我要投稿  返回目录
 SSI ļʱ